刀沼下沉中

七十二疑冢:

啊!!!!!!
我的天啊!!!!!!
三个男人四只眼组!!!!

(来源见左下水印)

【圣我】除魔番外

番外

花果山上,天刚擦亮,万千星辰渐渐隐去光芒,一道倩影在寒冷的露汽中孤零零地立着。那女子抬头望了望初升的朝阳,微叹了口气。

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

已经是第七次大圣没有在她生辰这天回花果山来看她了。

说是生辰,只不过是大圣在山上捡到她的那一天,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生辰。

那么,在这一天不回来也就没什么了吧?她这么安慰着自己。

可是,她整个人生,是从遇到大圣那天才开始鲜活起来的呀。这么一想,她心情立马低沉起来了。

她缓步走入水帘洞内,坐在梳妆镜前,褪下头上腕上的首饰,洗去精心打扮的妆容,换上普通布料的衣裳。虽然并不需要做什么特别劳累的体力活,但她还是怕脏了这些大圣为她添置的东西。

毕竟如今她只能睹物思人了。

她望着镜中女子的面容发呆,五百余年的时间并未在镜中人的面貌上留下任何痕迹,因为大圣当初特意为她盗来了天庭的仙桃。“人间男女相伴不过百余年,俺要的是永远。”想至此,她不由甜甜地笑了。是呢,大圣当时还要和她成亲,只不过……那天天兵天将来讨伐,他们还没拜完堂呢。镜中人的嘴角立马耷拉了下来。

在那次未完成的拜堂之后,花果山被烧毁,她和几十只猴子躲在水帘洞里才逃过一劫,然而之后五百年,她再也没见过大圣。

在那些无望的日子里,她在大圣的六个妖王兄弟的仗义相助下,一点点将花果山重建至当初的样子,因为她有个不灭的信念:大圣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后来,他确实回来了,向她诉说了他离开那天之后发生的一切。他如今得护送一个和尚去取经,“等俺送完那秃驴到西天,俺就回来,和你成亲。”

在那之后的几年里,大圣时不时会在夜晚趁着师徒三人休息时回来看她。只是取经路途艰苦,这么两地奔波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她劝大圣别来得太频繁,大圣不情不愿地依了。只不过大圣后来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一年只在她生辰来一次送些费心挑选的小玩意儿,再往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突然一个猴儿跑进来了:“娘娘,我的小孩儿突然发烧,昏迷不醒,娘娘您可帮我看看吧!”她一下从思绪中惊醒,急忙跟着猴子走了。当初花果山上不少猴子被烧伤砍伤,幸好她也看过几本医书,能够帮着治疗。山上也很难请到大夫,之后她便潜心钻研医术,当起了这山中唯一的大夫,帮着山中生灵们看看病治治伤。


她走在山下小城的街道上,医好那小奶猴的药里有一味山上采不着,因此她难得来次城里买药。正走着,听到路人们议论着:“诶你听说了么,当今皇上的御弟,高僧玄奘取得西天真经回到长安城了,师徒四人皆已修得正果,成佛了。只不过那徒弟们真是长得千奇百怪,有一只猴,还有一只猪呢,哈哈……”


眼见着地平线上渐渐出现了一位女子的身影,一只猴子迎了上去:“娘娘回来啦!”待得靠近看清女子脸色后大吃一惊:“娘娘你怎么了!怎的脸色如此苍白!”女子强笑着挥挥手:“没事。上山下山体力不济罢了。”说完脚步轻浮着走了,只留下那猴子还满脸担忧地望着女子离去的背影。


一夜无眠。

第二天女子起了个大早,挎着个竹篮入深山去了。“药不够用了,我去采些药,你们不认得品种,我来吧。”她是如此回绝想替她去采药的猴子们的。


水帘洞内,采完药的女子从满满的药篓里挑出几根药草来,放在碗中细细捣烂,直到捣出黏稠的深色汁水。

她放下捣具,复在梳妆台前坐下,拉开抽屉,那抽屉里放着象牙雕成的胭脂盒,另外还有上等木料制成的其他几个,然而女子却只拿出了其中最普通的一个。是了,齐天大圣送的胭脂盒再精美、质量再上乘,过了七年也早已干得不能用了。

她细细地 篦了头发,上了妆,换上喜服,戴上凤冠,将那捣成的药汁箅到一个玉碗里,然后仰头饮尽。她放下碗,用帕子小心翼翼地擦去唇上残留汁水,一转眸又看到那碧色的玉碗边沿留下了一抹胭脂。


她刚喝完汤,碗底还没挨到桌子,背后一个毛茸茸的身躯贴了上来,一颗脑袋依着她肩,大手就着她的手把碗移到唇边,伸出猴类尖尖的舌尖,缓慢地舔过碗边她印下的唇印,嘻嘻笑了:“真甜。”


她不由也微勾起唇角。

她行至床边,慢慢躺了下去,双眼盯着床顶,安静地等着死亡的到来。


多无能。

多无能啊。

她多无能啊。

在大圣撇下她独自去对抗天兵天将时,她没有能力与他并肩作战;在大圣被降服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时,她没有能力去他身边陪伴他;在他在取经路上经受磨难,被师傅冤枉,被念紧箍咒疼得钻心的时候,她没能力和他在一起,帮助他,安慰他;甚至在他到达灵山成佛时,她还无知盲目地在花果山盼着他归来,和她成亲,她甚至都无法在最后关头挽留他一把,虽然结果很有可能不会改变,可是她连无望的挽回都无法做到。


“那和尚啰啰嗦嗦,吵得人烦,而且还弱不禁风,半点修为也无,听说还是大唐的高僧,皇帝的御弟。佛教靠这种人传经肯定完蛋。”

“其实吧,那唐僧话虽多了些,但心还是不错的。”

“师傅成天念诵的佛经俺现在也能听明白些了,其实俺老孙都懂,只是不会用那文绉绉的话说罢了。”

“月黑风高,俺怕又有哪个妖怪想吃唐僧肉把师傅给掳走了,礼物你收着,俺先走了。”


她不是不能感觉到大圣对他师傅和她态度的变化,原本要和她腻歪一整个晚上,和她说些取经路上的趣事,要到天麻麻亮才肯走,但是到后来愈发冷淡,也并不像往常一般搂搂抱抱,有时只不过说句话,扔下礼物便走,而且说的那句话还是向她说要走的。

她不是没尝试过的,也曾大着胆抛开矜持抱住他的手,软声央他多陪她一会儿,而大圣面对这难得的撒娇是何反应呢?他无情地把手从她环抱的手臂中抽离,只留下一句“太晚了,你快去休息罢”就匆匆离开了。她只能望着他驾着筋斗云的背影迅速从视线中消失。

她怨自己不能去灵山阻止他,然而就算他在眼前,她也依旧没有能力攥着那颗向佛的心。

即使他修得正果,做的第一件事也不是回来看看阔别七年的她,而是选择不来在去京城必经之路上的花果山逗留片刻,护着师傅去传经。

为什么不来看一眼呢,哪怕只有一眼,哪怕只是为了花果山和猴子猴孙们。

难道佛便是如此铁石心肠吗。

为何他心中装的下芸芸众生,唯独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为何他博爱众生,她却分不到一星半点。

为何他心中还有友情、师徒之情,却容不下爱情。

这就是广博又狭隘的佛性么。


剧痛打断了混乱的思绪,她暗暗咬紧牙关忍着,在被痛苦夺取意识的前一刻,她模模糊糊地想着,幸好是凉快的秋天,他可要赶在她尸体腐败被埋入土前回来看她最后一眼啊,不过他一回来看到满山硕果累累的桃树会很开心吧,又能吃到花果山又大又甜的桃了……


#最后的废话

1.文力为虚数,没常识,所以看的时候肯定没什么代入感而且有很多bug,ooc

2.感觉没写出杨戬和大圣之间不打不相识明明钦佩对方把对方看成难得的对手但是嘴上不承认互相打趣的微妙感觉


#一些肯定没人注意的小(微不足道的)细节 以及 幕后小故事(?

1.如来偏偏派了大圣去除妖

2.如此一员大将受伤,如来特意在杨戬救猴之前召来细细叮嘱了一番

3.上篇结尾想表达大圣忘记心魔从此无忧无虑,杨戬沉香心照不宣地绝口不提女主的事,没说除了恢复的花果山还有入了轮回不可复生的女主一事。(然而并没有表达出来


4.大圣在那次拒绝女主难得的撒娇时说的是

“太晚了,你快去休息罢”,说明大圣很晚才来送女主生辰礼物,也许他根本忘了那天是女主生辰,深夜才想起,草草挑了礼物送完就走。

5.女主临死前想的还是大圣吃到桃子会很开心,所以在大圣的心魔中她的面容还是含笑的(即使毒药带来了剧痛)

6.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女主是因为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才选择死亡的,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局限性,这使她在很多事上根本没有选择,即使有选择的权利也无能做出选择(比如撒娇惨败)。肯定没人感觉到了这一点(ಥ_ಥ)


【圣我】除魔



#文力为虚数

#多bug ooc

#圣我文 但圣和我出场都很少

#“没有番外应该看不懂设定”系列(捂脸



天阴沉沉的,地也是,举目望去,土地尽是一片被火烧的焦黑,寸草不生,远处传来恶兽的低声吼叫。突然一道金光闪现,两个男子凭空出现,一人身材高大,气质不凡,额头上一只竖眼,另一人面容清俊,少年模样。少年开口道:“舅舅,这就是我师傅的心魔之地吗?这地方是哪儿?现在要怎样才能救我师傅?”那威严男子皱起眉:“怎的还是这般少年心性,我自有方法,倒是你,慌慌张张,吵的我不得安宁,早知就不带你入这儿了。”少年嬉笑着挠挠头:“我这不是担心师傅么,关心则乱关心则乱。”男子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少年连忙跟上。

原来这两人分别是显圣真君杨戬和他的侄子沉香,两人来这儿是为了救一人——确切来讲是一猴——也就是那少年口中的师傅,斗战胜佛孙悟空是也。这个阴森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当年被烧的花果山,也是斗战胜佛的心魔之地。本来斗战胜佛是得令去除妖的,不想那妖有一通天法宝,只要被那法镜照到,便会困入心底最深处的心魔之中,陷入昏迷。玉帝之前派出的几个神仙皆着此道,不得已才向西天佛祖求助,于是大名鼎鼎、正愁一身力气没处撒的斗战胜佛便被遣去降伏此妖,不想这本该“心如明镜台”的佛也陷入了心魔的泥沼中,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话回到这舅侄两人,沉香听了舅舅的解释,不由惊呼:“这儿真是花果山?!”他师傅斗战胜佛长居花果山水帘洞,他也因此去了不少回,那花果山草木如茵,鸟语花香,真真配得上水帘洞口悬的匾上“福地洞天”四字,怎是这般惨淡模样!真君叹道:“我当时接了玉帝旨意来烧这山,是我对不住他。”两人再无言,只是向前走,看看还有无其他景象引得胜佛心生魔,但是这座焦山似乎无边无际,沉香累得慢下了脚步:“这山怎么走不到头啊。”正说着呢,前方突然出现了不一样的景致:碧空如洗,一大片桃树上结满了沉甸甸的大桃子,红红的枫叶打着旋飘落,这才是沉香记忆中花果山的样貌。这一切出现的太过突然,沉香兴奋地大叫:“终于找到了!师傅的另一个心魔!”然后便大步跑了过去。杨戬低头看了看茵茵绿草和乌黑焦土泾渭分明的分界,也大步向少年跑远的背影赶去。

两人继续一直向前走,路上景色并无异常,只是普通的果树之类,最后两人在水帘洞门前立定,交换了个眼神,迈进了洞里。

甫一进洞,沉香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大张了嘴:洞壁上硕大的夜明珠正发出莹莹幽光,一直延伸至洞内。“这可是东海龙宫都少见的东西!”而且沉香之前并未在水帘洞内见过这个。沿着光亮向里走,出现了更奢华稀罕的东西,“这是产自波斯的毛毯!”“这书架的料子!”“这雕工!”“这梳子肯定出自名家之手!只是这字……”杨戬忍无可忍:“怎的这姑娘家的东西你也懂?”沉香腼腆笑道:“最近不是要给嘎妹提亲么,我正在挑这些梳妆用的,所以懂一些。不过师傅生活一向清苦,我以前去水帘洞也没见到这些东西,只不过一个石桌几个石凳外加一张石床罢了。”杨戬目光投向尽头处木床的帘幔后模糊的身影,答道:“许是那猴儿以前为心上人准备的。”

沉香大惊:“师傅还有过心上人?!我怎么不知?”杨戬被他自进来以来时时大惊小怪的聒噪表现烦得不耐道:“你不知道的多了。”“可是师傅不是佛么,那女子后来……”杨戬把目光从那卧着的人影收回:“那女子尚在襁褓里时便被胜佛——他那时还只是个山大王——从山上捡来,自幼被他拉扯大,之后孙悟空大闹天宫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那女子虽是凡人之躯,但因食得仙桃长生不老,也就等了他五百年。胜佛取经归来之后的事我就未曾听得那女子的消息了,然而食得仙桃也只是得了长生,并无修为,想必是又入了轮回罢。”

杨戬说花果山如今已回复原貌,不足以困住胜佛,不足为惧,然而这难觅芳踪的佳人却是不得不除,最好连记忆也一并拔除,以免后患,幸好这心魔是脑海中一段回忆的浓缩,也即两者是相连的,这倒省去了再去消除记忆的麻烦了。身为晚辈的沉香也就听从经验丰富的舅舅指令了。

二郎神挥了下他那三尖两刃刀,一道真气便朝着这精心布置的地方飞去。沉香想,这下师傅与那小娘子在一起的故事天地间再无一人知晓了,他们暗生情愫的过程、互通心意的一瞬、一起度过的时光,都随着记忆的消散和轮回的遗忘化为了虚无,这让整颗心都浸在将与爱人结为夫妻的喜悦中的他有些惆怅。不过,他转念一想,如果不是这样,师傅也就不会是他师傅了,也不能帮他救出娘亲了。

在这些物什被摧毁的一瞬间,沉香从被真气振开的床帘露出的细缝里瞥见了那模糊人影的真面貌,虽然只是一角,他连那人的面容都没看个真切,但他还是窥得了一片    绣了  的鲜红衣角,这足以让他拼凑出这人的身份。

那是一个新娘子。


圣佛孤身走进水帘洞里,洞口说完来龙去脉的老猴出声:“大王……”尔后一声叹息。

洞壁上三十六粒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在略显幽暗的洞里发出的微光指引着圣佛向洞内走去,不多时便踩上了长长的波斯毛毯,毯子两边立着博古架和书架,博古架上摆满了往日那猴王为了讨好心上人费尽心思搜罗来的奇巧玩意儿,书架被塞得满满当当,有诸如三字经论语等稚童开智的书籍,也有男女情爱的话本子,更多的是关于草药医术的书。再往前立着两个大衣柜,打开的话能看见各色绫罗绸缎的衣服,若是那天上的神仙看了,也免不了惊叹几声,更何况里面还真有天上的仙衣。旁边安着一面铜镜的梳妆台更是让女子们嫉羡不已,那一列放着珠宝首饰的小抽屉随便拉出一个便能闪了人的眼。整个梳妆台由上好的黄花梨打成,各类纹饰惟妙惟肖,不见瑕疵,工艺极其精湛。然而唯一与这洞里装饰格格不入便是这铜镜前的桌子上放着的几样  化妆品 ,一盒描着普通图案的胭脂盒和一支遍体漆黑并无装饰的眉笔,旁边倒是摆着一把雕了一枝栩栩如生的灼灼桃花的木梳,美中不足的是那木梳上刻着的几个拙劣的字:“相随日月长”。

圣佛目不斜视地从这些中走过,来到了地毯的尽头——一架挂着纱幔的大床前,可以朦朦胧胧地看见床上躺着个人影。他伸出毛茸茸的手掀起那床帘。

床上赫然躺着一位打扮整齐的新娘子,戴着一顶凤冠 ,上面的凤头衔着一颗光华润泽的东珠,身上的喜服绣工精美,用料华贵。新娘俏丽的脸蛋上眉如远山,眼睫密而长,鼻梁挺直,两颊胭脂浓淡正宜,嘴上艳红的胭脂完美地盖去了因服毒泛出的死色,使得这位俏佳人看上去好像还微微含笑,只不过是在边小憩边等着新郎的到来,参加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不过也幸好是干爽凉快的秋天,不然尸体腐烂发出恶臭可就毁了这一幅故人久别重逢的美好画面了。

时隔多年再聚首,竟是相顾无言。

圣佛保持着掀帘的动作探头静静看了半晌,那挨着帘幔的手上突的冒出一簇火来,瞬间蔓延了整架床。不只是床,连带着洞里什么梳妆台啊、书架啊、波斯毯啊全都燃了起来,那修得正果不受水侵、不被火扰的佛就沉默地立于这一片火海之中。

鲜红的火苗舔舐着每一个角落,倒是为这冷清没人声的山洞添了几抹艳红和炽热,恍惚间倒是和多年前挂满红幔人声鼎沸的喜堂景象重合了。


舅侄二人又在附近探了探,并未有不寻常之处,这心魔想必是除尽了,二人皆舒了口气。


斗战胜佛缓缓睁开泛着金光的火眼金睛,胸中被摆了一道的怒火正烧得他战意沸腾。


金箍棒低鸣着朝妖怪的要害处砸去,随即斗战胜佛收回金箍棒立在脚边,挑衅地朝倒地的妖露出一个居高临下的笑:“不自量力,那等雕虫小技在你孙爷爷这儿算得了什么!”他又俯下身看着那充满不甘的眼睛,张狂地笑道:“无知小儿,花果山已被我恢复成被烧前的样子了,就凭这个还想困住俺?”


“师傅真棒!”在一旁观战的沉香兴奋地大呼。胜佛昂起头:“哼,那当然。”“不过,还得靠小圣替胜佛你除去心魔。”杨戬在一旁说道,“胜佛可是欠小圣一个人情啊。”“放屁,俺老孙还要你这三眼来救?!是俺意志过人,自己醒来了!”三人边打趣边驾云,朝着苍穹飞去,不多时便不见人影了。